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L城生活 >【影音】捍卫飞行员的「幕后功臣」:女航医张简芝颖同乘IDF战 >
【影音】捍卫飞行员的「幕后功臣」:女航医张简芝颖同乘IDF战
L城生活

【影音】捍卫飞行员的「幕后功臣」:女航医张简芝颖同乘IDF战

粉丝数:641+
浏览量:9366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
时间:2020-06-13 01:20:55

今天是国际妇女节,国防部在脸书分享国军女力的故事,介绍担任航空医官、8年级的张简芝颖中尉的受训故事。

根据国防部《军事新闻通讯社》报导,空军「第三战术战斗机联队」航空医官张简芝颖中尉,今年还不到30岁,但已经担任航医1年6个月,除了同乘过AT-3教练机外,更多次同乘IDF战机,进行各项飞行战斗科目的体验,以了解飞行员面临飞行环境的压力,并掌握飞官的生理、心理健康状况,是飞行员捍卫领空安全的幕后功臣。

身为8年级生的张简芝颖,是台湾少数同乘过IDF战机的女性航医。《自由时报》报导指出,张简芝颖虽然不是首位同乘战机的女航医,却是最年轻者。

航医对于飞行员来说,等于是他们的「家庭医师」,除了生病感冒会碰面,航医平时也必须深入了解飞行员的生活作息、工作负荷及飞行压力,以掌握飞官生理、心理健康状况,做飞行员健康的守护者。

《风传媒》报导,为成为专业航空医官,张简芝颖接受「航空医学」的相关训练,学科包括空间迷向、高空缺氧、大G(重力)环境等不同科目的学习;术科则有海上救生、迷向机、离心机抗G(重力)动作等练习,全数通过后,才能真正坐进机舱内,实施感觉飞行训练。这个环结所使用的飞机,是T-34教练机,完训后,才会和新科飞官一样,获颁「飞鹰胸章」,正式成为一名航医。

飞行员守护领空,航医守护飞行员

《中央社》报导,担任航医官最特别的是要为飞行员做生活纪录,张简芝颖说,从飞行员在空军官校踏上飞行线开始,所属的航医官就要为飞行员记录他们的生活,包括身高体重、与同袍互动、喜欢的事物、心情变化等等。航医透过记录飞行员的生活,就像经历一位飞行员的故事。

就像「家庭医师」一样,飞官执行飞行任务前,须由航医评估其生理、心理状况,包括血氧浓度、酒精检测、生活史的询问,使飞行员得以在最佳状况下执行任务。当飞行员身体不适时,也必须了解用药限制,确保飞行员健康。

「飞行员守护领空,航医守护飞行员。」张简芝颖表示,「这是身为一名航医的使命」。

【影音】捍卫飞行员的「幕后功臣」:女航医张简芝颖同乘IDF战

张简芝颖在完成国防医学院7年教育后,接着到航空生理训练中心进行航空医学训练;通过考验后,她选择至空军官校飞行部队担任航医。在空军官校担任航医时,她曾搭乘AT-3教练机。

去年,张简芝颖转至空军三联队担任航医。在同乘IDF战机的过程中,让她更能了解,飞行员执行任务过程的生理变化,包含高空、低温、低压、缺氧、空间迷向、动晕症、高G力环境等。

G力是一种航空术语,飞机在改变惯性时,会承受不同的加速度与重力加速度比值(称为G力),当飞机加速攀升时,会产生正G力;减速下降时,会产生负G力。一般而言,正常状态下人体所能承受的最大极限为正9G到负3G之间。

当正G力越大时,血液会因压力而从头部流向腿部而使脑部血液量锐减,此时二氧化碳浓度会急遽增加,并因缺血缺氧而影响视觉器官造成所谓的「黑视症」(Blackout);反之,当负G力过大时,身体的血液会反向的由下往脑部集中,造成脑部充血危及微血管,同时眼球也因过度充血而使得进入的光线都呈现血液色,称为「红视症」(Redout)。

【影音】捍卫飞行员的「幕后功臣」:女航医张简芝颖同乘IDF战
空军三联队航医张简芝颖中尉(后座)同乘IDF战机。

《中国时报》报导,回忆起首次同乘经验,张简芝颖笑说,当时在官校同乘AT-3教练机,与刚踏进飞行线的学官们一同编队,印象最深刻的是前座教官操作副翼滚等课目时,瞬间涌上的噁心反胃感,过程也透过无线电听见教官对学官们「谆谆教诲」,当时就能体会学官们必须适应的飞行压力。转到二代机部队后,张简芝颖形容,一般不必特别记得呼吸,但G力大时必须用力将胸廓撑开,才「有呼吸的感觉」,否则一瞬间会无法吸到气。

由于每次同乘天气、飞行任务都不同,张简芝颖在影片中表示,无论是身体的负荷力还是体力,对女性来说都比较大,不过透过同乘战机、身历其境,加深对航空医学的认识,她也期许自己,为飞行员健康与飞安把关,使飞行更加安全。

相关推荐